向下卷动以继续阅读
向上卷动以继续阅读

Hardt超高速管道列车

形态、功能与速度

超高速管道列车的时速可达每小时600到1000公里,虽与飞机一样速度,但其可将乘客送至城市中心,并让他们立即换乘另一种可持续交通工具。

其速度优势为超高速管道列车枢纽内及周边带来发展新用途的机会。

通过缩短生产者和消费者的距离,人们可以建立较短的食物供应链︰当天采摘或捕捞的超新鲜的高质量食品可以直接运抵市中心,为每天的市场建立供需基础。该物流意味着枢纽可以成为城市中心,推动循环及共享经济。知识转移方面,枢纽可以建立连接现有机构的移动学习空间网络,并让这些机构相互之间联系更为紧密。工作地点也会自然而然地聚集到超高速管道列车车站的周围,因为换乘枢纽将会成为繁忙上班族的会面地点。人们还可以设想它在医学方面带来的效益,例如运送成熟的器官或生物基移植,在这些方面,时间是拯救生命的关键因素。

灵活的模块可运用到更广泛的用途上,每个模块都具备不同功能,从纯实用型的行李托运或自行车寄放,到为忙碌的父母提供日托服务,或为儿童和成人提供小型亲生物袖珍公园

为区域供电的车站

Ben van Berke认为:“在不久的将来,建筑会像电池那样运作,不仅为自身的即时需求提供能源,还能满足周边的公共设施和交通的能源需求。”

全球城市化、人口增长和紧迫的环境问题为基础设施带来了当前交通模式无法解决的挑战。因此,推出航空交通的可持续替代方案势在必行。

超高速管道列车将采用太阳能电池板动力技术,提供自身需要的能源。屋顶天篷提供良好日照,保护乘客,确保气候平衡,以及收集能源和水。换乘枢纽和超高速管道列车管道产生的多余能源可以为乘客换乘的自动驾驶汽车、巴士和自行车提供动力。从而车站不仅可以控制太阳能系统的高低,还能通过响应内部热量、光线和湿度水平变化的高效能材料调节内部环境。

第一条路线

超高速管道列车实施方案(HIP)是Hardt Hyperloop发动的项目,旨在探索阿姆斯特丹–法兰克福路线的实施问题。

他们的研究显示,从阿姆斯特丹到法兰克福全程450公里,有7个中途站,行程耗时约50分钟。这与使用常规交通工具所消耗的四个小时形成了鲜明对比。仅这条路线就可以为430多万市民提供服务,而每年超高速管道列车可搭载超过4,800万乘客。超高速管道列车将以年计地为大约200万航空乘客提供可持续的替代方案,每年减少83,690吨二氧化碳排放量。